「柚天」捉迷藏

*私设柚子已经退役而天天还在征战√

*ooc出没注意

*表白两个天使

*其实就是流水账ω・)

*日常ω・)

*请放下板砖我们好好说话x

*并不是高考题xx

————————————————————

「玩不玩捉迷藏ψ(`∇´)ψ」

外出回来刚走到家门口的羽生结弦收到了来自自己家小孩儿的这么一条短信。后面还配了个符合自己气质的颜表情。

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看了看眼前的门又低头看了看手表。

三点半。

羽生果断的转身就走。

「走,找媳妇儿去。」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羽生先跑去了冰场,虽然觉得毕竟都特地发短信来了就不大可能躲在这么容易找到的地方,但他还是去了。

绕着场走了一周,羽生自是没有找着要找的人。

场内的孩子嘻嘻哈哈的滑了一段突然身形不稳栽倒地上,看起来是个初学者。

羽生趴在围栏上看了一会儿。目光从一个人跳到另一个人身上。

其实这个冰场他和金博洋也经常来,平常当做休息跑来滑两周,没有原先赛场上的紧迫感,只是看着人从这头滑到那头再转到这头,当然有时候不小心踉跄一下摔倒,也会get到一个无情的嘲笑和一个真情的关怀。

而金博洋常常最喜欢干的就是一边喊着羽生羽生一边滑过来被人接住。搞背后突袭的时候,羽生结弦也只需要转身确认一下然后张开怀等着人自己扑进来就是了,他也知道金博洋会控制好自己的力度不至于让两人摔倒。

当然也有翻车的时候。

就算倒下也会下意识的护好对方,跌坐在冰面上对脸傻笑一下然后拍拍身上站起来继续。

这么想的时候,刚刚那个孩子合事宜的啪叽一下摔倒在了羽生结弦面前,回过神来噗的笑了出来,羽生伸手扶起了这个孩子,然后本着简单易懂的原则告诉了这个孩子几个要点。

小孩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转身滑向冰场诧异自己好像成功的时候想转过头道谢却发现刚刚那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毕竟,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羽生结弦该去哪儿找金博洋呢?

这么大的地方也没有个范围,但应该不会太远。除了冰场这个已经打叉排除了以外,羽生环顾了一下四周目光定格在了三栋楼外的那个摩天轮上

嗯——

不如就去哪儿看看?

羽生忘了什么时候和金博洋来过的这儿,应该是很久之前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个人其实都不闲,只有得空才会出来逛逛。

嗯,应该是刚开业的时候来的了。

记得当时游戏没有玩多少,倒是把里面的吃的都吃了个遍。

羽生右手牵着金博洋,金博洋右手系着气球。

两个人就这样在这里几乎逛了一天,除了鬼屋以外的游戏设施几乎都近距离观摩了一下然后走走走下一个摊点。

最后准备回家的时候,羽生提议说要去坐个摩天轮吗,毕竟不能白来一趟。

金博洋想了想。好。同意了。

那时候天上已经点了几颗星子隐没在暗处,摩天轮慢慢的上升,再往下看的时候只能看着一片灯火阑珊。

不足两平米的小房间里安静的很,没有人率先开口,只是侧着头看着外面窸窸窣窣的光亮。

金博洋把气球抱在怀里,下巴搁在上面,外面的灯光时不时能照进来,忽明忽暗的映在脸上。深色的眸子里衬着窗外的夜色,金博洋抿抿唇,还是一声不吭。

“累吗?”

最终是羽生先开了口,抛出了这个问题。

金博洋看了看他,似乎有些诧异。可是羽生似乎在暗处,看不清神情。

“不累啊,都是自己选择的。”

估摸着自己没理解错意思的金博洋这么回答。

摩天轮还在上升,小房间内依旧沉默。

最后他们停在了顶端。

羽生收回了看向窗外的视线,笑盈盈的对着金博洋说:“天天据说在摩天轮顶端……”

金博洋还是没让他说下去,唇齿接触的时候他察觉到羽生明显僵了一下,但回过神后还是扣着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气球夹在两个人中间左边挤挤,右边挤挤,最终还是乖巧的回到了原地。

轻喘着放开了对方,羽生抿唇笑笑:“脸红了。”

金博洋坐回座位上,赌气似的抱紧气球看向窗外,灯光弥暗间照着泛红的脸颊。

“你也是。”头也不转的说道。

羽生也没再呛他,只是陪着一起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摩天轮开始渐渐下降,夜色似乎又深了一层,越来越多的灯光亮了起来。小房间里还是沉默,只是柔和了许多。

最后两个人还是羽生结弦右手牵着金博洋,金博洋右手系着一个气球的回了家。

转了一周也没发现金博洋身影的羽生想着该不至于藏在摩天轮里,于是准备再去别的地方找找。刚刚抬脚要离开的时候,视线却被一边花花绿绿的气球粘住了。

沉思了一会儿,羽生还是决定买了一个和当时那个相同颜色的,系在了右手腕上。

在街上又转了一会儿,羽生也没想出来金博洋可能在哪儿。他觉得有可能的地方都去了……吧。

恰巧走过某个小吃店外的羽生结弦开始犹豫。

算了算了…大不了这次再没有就认输打个电话就是了。

羽生这样想着推门进去了。

这个店并不大,除了吧台和展柜大概就只剩了几张桌子。

店里静悄悄的,都是随买随走的,所以也没几个留店的客人。

金博洋当然也不在这里。

可是进了店又不买东西这让羽生感到良心似乎受到了谴责x

所以看看服务员礼貌的笑容又看看菜单,羽生还是点了那次金博洋兴高采烈的跟他说他发现的那个特别好吃的甜点。

虽然羽生觉得口味并不是那么出众,但是有人喜欢不就够了。

门上的铃铛发出响声,羽生站在门口掏出手机,刚刚点开通讯录,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朝家跑去。

果然。

羽生刚打开门就看见小孩儿咧嘴朝自己笑的软软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

羽生结弦呢怎么是个气球???

金博洋突然哽住了喉,和自己当初发的那个颜表情大眼对小眼了半天。

“相当惊喜,相当意外。”

羽生从气球后面露出脸来,掐了一把对方脸后他走进屋内。

“怎么突然说要玩捉迷藏了?”

金博洋没回答他,只是一边嚼着羽生买的甜点一边抱怨道:

“我以为你会先打电话给我的。没想到你竟然找着了。”

“嗯…”羽生从沙发里抬起头,笑的像个狐狸:

“幸亏我找到你了。”

哪方面都是。

————————————————

谢谢你看到这儿!mua♡

 
评论(3)
热度(41)
© 梣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