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Only one

英文摘自《Only one 》—Alex Band的歌词

*架空

*流水账

零.

“您好,叶神,这是你的新搭档许博远,代号是...”

『蓝河』

一.

[My eyes are pinted red]

[我的双眼被描绘成红色]

[The canves of my soul]

[是我灵魂的写照]

左边的右边的拐角处各有两人,门口有三人。”

某座不起眼的小楼中,三层中间的窗户上淡雅的米黄色窗帘被悄悄撩起,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金属。而此时的许博远正卧在窗前,静静地打量着对面的小阁楼,就像是抓捕猎物时伺机而动的豹子,似乎只要一有机会,便会轻易地将其猎杀。

“目标...进去了。”许博远轻声说着,视线随着隐匿入门中的身影而下意识向旁边一栋楼移去——他的搭档在里面。

没过一会儿,耳机中传出那人略显慵懒的声音:“能看得清吗?”

“每一扇窗户都拉上了窗帘。目前还确定不了位置。”说着,透过枪上的瞄准镜望去,镜中的十字准心跳过一个又一个窗户。他不怕等,并且他坚信,自己所要找的目标,早晚会暴露,缺的只是时间而已,况且闷热的天气,总是一直开着空调,不开窗通风也是不行的。许博远把手指轻轻搭在扳机上,静等着他要找的机会。 只是.....

“哦,那先撤吧。"似乎有些人和他考虑的不一样。

”啊?“许博远听后一愣,下意识地回答。即使与叶修搭档了几年,但始终还是对他那种随性的执行任务的方式有点不适应,不,岂止是有点。

”啊什么啊,这都快十二点了,走走走,小蓝中午想吃什么?“对面的人似乎以为他没听清,重复一遍后接着问道。

”哦,知道了。我去楼下的便利店等你。“许博远一边习惯性的无视叶修后面的问题回应着,一边收拾手中的东西。

就算叶修奇葩的方式惊了他好几次,也曾气得上司直跳脚,但任务100%的成功率总能使所有人将怨言的歧义咽回去,这次他还是选择了无条件信任。

但是紧接着,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窗帘被风吹的呼啦啦的响着,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许博远一惊,下意识向后踉跄了几步,待烟雾散去,才得以看清眼前的情况。

对面那里还有什么高雅的阁楼,只有未燃尽的火焰和摇摇欲坠的建筑残骸,就连一旁的那栋矮一点建筑都不幸被波及。

看着对面那个找着火的房间,许博远心下猛地一紧。

——叶修在里面。

两秒中的时间,叶修脱险的机会几乎为零。

周围好像突然变得意外的安静。

听不见人们的哭喊声,听不见喧嚣的车辆,更听不见耳机中上司冰冷的下着让他撤退的命令,一切都静的可怕,就好像黑暗吞噬最后一抹光亮时那种——无言的悲悯。

终于,警车刺耳的鸣笛声掩盖了许博远有些失控的喊声

『叶修!』

这是他第一次在正式任务中叫叶修的名字。

.....

嘉世分队队长叶修与8月28日中午十二点整失联。

二.

[Is slowly breaking down,again]

[心再一次被慢慢撕碎]

[Today I heard the news]

[今天,我听到这个消息]

[The stories getting old]

[不过是老调重弹]

抱歉...“

叶修失踪的第23天。

也是许博远第23天听到了同样的答语。自那之后,嘉世出动了不少人寻找叶修,或者说寻找叶修的尸体。但是半个月来,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每一次的搜寻也都以失败告终。这样的日子对于许博远来说简直是煎熬。记得以前叶修在的时候,无论多么艰难额任务,无论多么难熬的日子,似乎都没有如今这般无助。

但是他不在。

叶修失踪,许博远也暂且停止了任务。然而这所谓的休息对于他而言无非是整日整夜的发呆,然后期盼着明天会有新的结果。平常的伙食也用家里原先屯的零食给打发了,连过没过期都不知道。

”叶修..“

不知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迎来的,还是无尽的黑暗。

也不知道多少次,早上醒来时,发觉脸上的泪痕还尚未干涸。

以往很小却很温馨的屋子这时却显得有些空落落的,就像心中硬生生被掏空了一样

刻骨铭心的疼。

许博远未曾想过自己的心理素质那么弱,只是面对叶修..

”求求你,快回来吧..“

三.

[When will we see the end?]

[我们何时才能看到出口?]

[Of the days,we bleed for what we need]

[这些日子,我们为了想要的去受伤。]

”怕吗?“

那是叶修和许博远搭档后第一次执行任务。

地点是一个典雅的木屋中,外面还有依稀可闻的潺潺流水声和苍翠的植株。

许博远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抱在怀中的包,里面是他用了几年的一把枪。

”隔壁可是让整个行业的都闻风丧胆的人。“叶修笑着,像是讲故事似的说给许博远听:”小蓝第一次出任务就遇到这种处境,紧张不紧张?“或许是叶修贼兮兮的声音让许博远忍无可忍,他抬起头,板着脸对眼前倚着墙的人说:叶神,我这不是第一次出任务。”

叶修笑笑没说话。两人之间一下子又恢复了刚刚那种寂静的氛围。门外有着空灵的鸟鸣声,仔细听也还有微风拂过的声音,一切都显得包容,大气,美好。如果省略掉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的话。

不知又过了多久,门被猛地拉开,使耀眼的阳光一下子流泻进来,逆光中,叶修向许博远挥了挥手:“走了,干活。”

“啊..?”

您难道打算直接冲过去然后一片横扫?

许博远有点懵。

然而事实上叶修的确这么做了。

清幽的树林中传出与其格格不入的枪声,惊飞一片栖鸟。

叶修动手干净利落,好像根本没有什么能挡住这个强大的男人。许博远不禁看得有些发怔。从他刚踏人这个行业时,就是听着这个男人的事迹渐渐成长起来的。17岁的天才,年纪轻轻就被任命为队长,任务100%的成功率以及毫无破绽的身手,不够...还有很多。

血液从眼前溅出接着砸向对面的墙壁。许博远侧身躲过攻击后却没有察觉到身后悄悄逼近的危险——这就是发怔的结果。

泛着寒光的冰冷枪口对准了许博远,手指扣在扳机上似乎一触即发。

[砰——]

最后一声枪响后树林恢复了本该属于他的宁静。

许博远回过神来后率先感到的是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如果细闻还会察觉到一丝烟味。

没错,刚刚那枪的确是叶修开的,起初,他发现许博远那边似乎有些安静的不对劲,等找到时间转头查看时就发现对方早已暴露在敌人枪下,也许是条件反射,叶修当时首先做的不是直接开枪了结敌人的性命,而是冲上去揽住许博远,在确定他没事后才反身给了一枪。

也许是因为那人曾受过伤,瞄准几次都没下手才给了叶修可乘之机,但整个过程也仅仅用了不过几秒,不过只要在那人下手前完成,这就够了。

“下次小心。”叶修抢在许博远前开口 ,说着,他打开门,阳光便挤了进来。

那时正值冬季,阳光晒下来也不免有些寒意,叶修整个人被笼罩在一层日光中,身上不经意散发出的慵懒的气息竟使阳光也点上了些温度,与刚刚冷静决断的他似乎判若两人,但这种气氛使许博远恍惚了很久。

而这时,他才发现叶修身上干净得很,未曾沾上一点污迹。

很久之后,他试着回想当日,不可否认的是,他对叶修那种隐晦的感情便是从那时开始的,只不过,也许当时大部分都是敬畏吧。

四.

[To forgive forget come on]

[去原谅,去忘记,继续前行]

30天,720小时,43200分钟,2592000秒。

叶修始终没有找到,嘉世似乎也终于失去了耐性,对外宣布了叶修死亡的消息,两天后,队里给叶修也像模像样的办了个葬礼。

那天阳光意外的明朗,晒得许博远有些睁不开眼,他跟在长长的队伍后面,一个月来长长的刘海擦过神色不免有些暗淡的双眸。

尽管早早接到了通知,尽管也曾经撕心裂肺的哭过,也尽管如今站在了叶修的葬礼上,许博远仍是不信,他不信叶修就这么死了,不可能也决不允许。

葬礼进行到一半时,有人突然找到许博远,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后两人便陷入了一阵沉默,但是不一会儿,后者便点点头,随着那人逆着不断来参加葬礼的人走了出去。

许博远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叶修的葬礼上接到任务,他不敢随意去揣测上面到底是什么想法,也没这心思,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只要服从命令就够了。但走出去没几步后突然察觉到身后似乎一直有一道视线跟着他,转头打量着四周,但除了葱葱郁郁的树林和绿茵地以及温暖的阳光外,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离人群也很远了。

轻叹一声后摇摇头便快步跟上前人的步伐。

可能是平常紧张惯了。

——他这样安慰自己。

但也就是在几十米开外的树林中,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场葬礼的悄悄压低帽檐,转身从相反的方向离开。

五.

[Cause we've got]

[因为我们有]

[One life to live]

[只能活一次的生命]

行动只准一次成功,如果失败,丢掉的不仅仅是任务和荣耀,还可能是你们的——

性命

六.

[One love to give]

[只能付出一次的爱]

“你可想好了小蓝,在这里付出的感情,可不一定会有回报。”

“...没那么多废话。”

“呵...”

自此之后,

选择将身心信任的交付给彼此。

七.

[The writing's on the wall]

[那墙上的文字]

[Those who came before]

[是昔日过往的印记]

叶修和许博远交往的第72天,第24次一起执行任务,也是叶修伤的最重的一次。

血从伤口汩汩的向外流着,尽管已经做过了简单的处理,但似乎并没有止住的念头。地上也早已染得猩红的一片,和其他人的血混杂在一起,绽开一朵朵转瞬即逝的血花。

那是一处废旧的厂房,周围杂草丛生,高大的建筑物一座一座的遮挡着冬日本就稀少的阳光,而今天早上第一抹阳光射进的时候,叶修和许博远也成功潜入这里,等着他们需要的恰到好处的时间。

但是最终不知哪里出了纰漏,任务一开始两人变被迫陷入最劣势的处境。面对毫无胜算的局面,叶修硬生的将胜利带回自己的身边,当然,代价就是如今他这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许博远靠在工厂的一个角落里,怀里是重伤的叶修,发丝因沾上了些血迹而粘在一起无力地垂在肩上,脸色也苍白的可怕,两个人依偎在一起,也许这样温度会流逝的慢一点,五分钟前请求的救援不知何时能到。

许博远身上自然也是有伤,但远远没有叶修那么重,说起来,这也还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和叶修靠的那么近,近到呼吸似乎都交融在了一起。而此时的他正想方设法和叶修说点什么,以防他睡过去。作为一对交往那么久的情侣而言,连话题都很难想出几个,怕是不合格的。

当两人之间又陷入一阵沉默时,许博远猛然发现叶修正在伸手往墙上画着什么,对,用血。许博远就静静地盯着他看,看来一时半会儿叶修是睡不过去的。骨节分明的手上染上了几丝血,顺着指尖悄悄流淌下来,透过白皙的皮肤点上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看了好一会儿,他发现叶修在墙上写的赫然是他自己的名字,许博远愣了愣,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红色的两个字突然不知道刺痛到了那儿,便接着伸手将血迹抹掉:“别用红色写,不吉利。”

“怎么?”叶修轻声说,若游若离的气息显得十分虚弱:“临死前还不让哥做个纪念了?”

“别胡说!”许博远下意识的提高了音量。这种时候,最忌讳的就是说这种活。

“好了,开玩笑。”叶修勾起唇角,牵住许博远搭在地上的手:“那写这个怎么样?”说着便又抬起手,迅速的从墙上又写了一行字,只是这一次是一行英文:

[I am always here]

许博远盯着英文看了一会儿后将目光移向一旁,没来由的笑了起来,手也不禁握紧了牵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叶修明显在那之后说了什么,却淹没在了直升机巨大的轰鸣下——救援的人来了。

但许博远却听得真切,他说的分明是:

“我一直在”、

宠溺的语气洒满了安心。

八.

[Left pictures frozen still in time]

[遗留的图画最终被冻结]

从明天起,许博远搬回队里住,以前在外租房住的原因是因为身边有叶修,然而现在什么都没了,包括最初的意义。

家里能搬的都搬走了,空荡荡的一片,不知下一个租房的人会不会知道这间屋中曾经住过这样一对情侣:他们即使不常交谈却仍不会觉得尴尬,他们即使在外人看起来不这么恩爱但心里却始终有一块独属于对方的位置,他们即使一次次的出生入死也毫无怨言,只因为对方在身边,那种安心是没理由的。

关门之前,许博远打量了一周房间,阳光驱走了最后一点寒意,使整个屋子暖洋洋的,最终,他将目光停留在了一旁的柜子上。

那里原本有一个相框,淡蓝色的,因为照片上有一个人的代号里这个颜色。那是叶修和许博远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照。

照片的背景被一片烟花映的十分绚烂,烟花下是笑的少有轻快的两个人。三年前的新春伊始,嘉世队长突然童心大发的带着他的小搭档跑去附近的一座山上看烟花。山顶上人并不多,烟花没绽放几朵,叶修就突然提议说要照相,最后就在许博远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时间便被定格在了那个瞬间。

值得一提的是,照片背后写着两句英文,一模一样,但是笔迹却不同,一句写的苍劲有力,像是要将纸张穿透,另一句则显得温和多了,也正和他本人一样。

许博远将照片翻到背面,当时的两句英文仍在,只是当时所代表的誓言却看是渐渐泛黄直至消失的无影无踪。

[I will always with you]

“...叶修,当时说好的呢?”不经意的勾起了有些自嘲的唇角。

照片就是在你失去的时候硬生生的使以往那些美好的回忆将你刺痛。

最后的关门声隔断了两段人生。

『再见...叶修。』

九.

[Under one sky]

[在同一片天空下]

[Just you and I]

[只有你和我]

跌跌撞撞的过去了一年,嘉世也渐渐恢复了过来,只不过在那之后,许博远离开了嘉世,和队里签了协议后就过起了自己的日子。

蓝天,白云。景色还是一如往常,但却再也无法找到熟悉的人。

他说嘉世带给了他很多,朋友,荣誉,金钱..还给了他一个家,一个.....他此生最重要的人。

一年多来,许博远不管再怎么不愿相信也不得不默认了叶修去世的消息,他常去叶修的墓前,就静静的坐着,什么也不干,一开始也诧异自己会突然流泪,但后来却渐渐习惯了,往往回过神来,即便脸上早已布满泪痕也不再去理会。

又是一个和往常没什么差别的日子。

许博远也依然选择走着去店里,但今天他却总觉的身后有什么跟着他,回头查看好几次无果后,他皱起眉自嘲自己都快一年也应该融入这样的日子中了。

又往前走几十米,路过一个小胡同时,许博远鬼使神差的停下了脚步,他向胡同内望去,漆黑的胡同就算在白天也很难看到头。但当他想快步离开时,却有人猛地捂住他的嘴向胡同内拉去。

许博远一惊,就算休息了一年,反应也仍是不慢,刚想回击时却听到了那个对他十分重要却不敢再想象的声音。

“嘘——”

“小蓝,哥现在就你一个人了。”

“愿意跟我回家吗?”

..........

“我回来了。”

终于,破碎的乐章铺上了本该属于它的尾声。

                                               ———END———

谢谢你看到这儿w

自己的文笔有时候都看不下去【捂心口】

嗯,再次感谢w

这里阿辰可随意勾搭w

 
评论(12)
热度(20)
© 梣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