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中也]静风

静风

*中原中也x你

*想看中也被公主抱

*虽然丝毫没有突出:)

*ooc致歉

*小短篇233

想公主抱中也。

这个想法兀的出现在脑内。

用指尖摩挲着下唇,你看着一旁与对方商谈的中原中也,橙色的头发从帽子中钻出,合身的黑色西装衬出偏瘦的身形,你第一次看见中也系领带,深色的领带工整的系在颈间,与白皙的皮肤形成一个明显的对比,这足以看出这次会谈的总要性和困难,不然boss也不可能派黑手党干部来。

中也也不可能穿的这么正式。

可就在这种严肃的场合里,你脑子里却是在胡思乱想。

想公主抱中也。

你抿抿唇,面无表情的看着两方人马大杀价码,内心却在悄悄策划着这个行为的可能性。

文件隔着长桌滑倒另一头,中也就算面上表情看着没多大变化,但你明白他内心其实已经烦躁的很,这商谈黏黏糊糊的将近进行了三个小时了,港黑的态度十分明确,提出的价码也十分合理,你相信这与立场无关,港黑既然能在横滨立足脚跟,靠的绝不仅仅是实力,可是对方和态度一直躲躲闪闪,一会儿说好好好成交,但一旦仔细商榷的时候却迟迟未有定论。你看中也已经有几次扯了扯领带,在这东西的束缚下他可能确实有点不舒服,但更多的是一点点消磨的耐心。

如果不是这次商谈非常重要,你觉得中也肯定是拍桌子走人。

太烦人了。

你也忍不住这么想。

垂下眼眸,你将手轻轻搭在中也手上以示安慰,中也歪头看了你一眼,正了正身形继续耐下心解释。

也就是这一垂眸,桌角影影绰绰反射的红光映入了你的视线,那红光透过一个黑色皮包显现出来,而入座之前你并未见过这个皮包,豁然想到了什么,你心下突然一凛,手也条件反射的一紧。

突然被抓住手的中也察觉到了你的不对,反手握住你的手,指腹轻轻蹭过手心安抚着你。

你在港黑的资历不算浅,大大小小的场面也见过不少,他相信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突然这么紧张,于是在趁着低头查阅文件的时候,中也压低声音问你:“怎么了。”

沉默了一会儿,你才低声回答:“中...中也...”你的声音有些颤抖,事实上你并不害怕危险,只是这次危险距离你珍惜的人这么近。悄悄用异能力调动周围气流再次探查确认后,你下定决心说道:“你右脚边上桌腿侧有个黑色公文包,我怀疑...里面是炸弹。”

“炸弹?”中也微微张了张唇,并没有出声,你透过口型可以看出他所说的就是这两个字。

你点点头,心里却在不停的责怪自己刚刚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一片没有早点发现。

得到你肯定答案的中也皱了皱眉,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像刚才一样继续商议,仿佛他脚边的只是一个公文包而已,里面没有威胁生命的危险。

你知道他在拖延时间思考脱身的方法,可是,你还是不相信...

思索着,你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老人。

这群人真的打算用这样的方法干掉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吗?

你是被派来保护中也的,无数的可能性都设想过,但你压根没考虑过会受到这样直白的威胁,因为你相信在这方面中也根本不需要你的保护。

最后是枪声唤回了你的思绪。

子弹呼啸着穿堂而过,你愣在了原地,看着子弹摩擦着墙壁冒出的徐徐青烟。

冷汗顺着脊椎滑下,你抬头扫视一圈四周,最终目光还是定格在了中也身上。仿佛感到了你的视线,他看了你一眼,目光忽的飘向了对面的窗户上,你顺他视线看去,窗外只有空旷的蓝天。

你顿时心下了然。

这是在22层,中也的异能力是控制重力,你的异能力是控制气流,只要不出意外,你们都会平安的脱身。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到窗前。

“走!”

思考中的你被中也突然拉起,只是单独一个字却让你感到意外的安心。

翻滚到窗前,枪林弹雨早就已经把玻璃破的千疮百孔。

没有过多思考,你和中也撞破玻璃,细碎的玻璃渣随着你们的动作一起悬空向下坠去。

突然失重的感觉让你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风呼啸在耳边,你熟悉的气流划过脸颊,但脑子里一片空白让你忘记使用了异能力。

坠了大约有几秒,你查觉到身形渐渐被人托了起来,同时耳边模糊传来了一个人声音:

“你愣什么神。”

你猛的回过神,急忙使用异能力稳住自己的身形缓缓的落到地面。

待脚尖触到地面那一刻你才感到了一丝安稳。

可事实证明你想的太早了。

枪声再度响起的时候你正在因为平安落地而感到庆幸,却没有考虑到那一抢正是冲着你来的。

“中也。”

你回头找他,视野里猛然掠过了一片血色。等你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帮你挡下那一枪的人晃了一下身形伸手扶住墙壁,血沿着腰侧成股的流下,染的衣服上一片暗红。

“快走...!”

他有些沙哑的声音刺激着你的泪腺。

走?

你怎么可能走?

你本来就是被派来保护他的,现在你一人逃走算什么情况?

更何况...

你怎么可能扔下他。

那种想陪在他身边的想法执拗的出现在你脑内。

你迅速的打量着四周的地形,根据来时的记忆计算出逃跑的路线。

最终路旁一条幽深的小巷引起了你的注意。

如果你没记错的话,那条小巷通往的是一条大道,大道隔壁就是市中心。

赌一把。

发动异能力驱散步步靠近的敌人,你拉住中也按你所策划的路线跑去。

你赌他们不会在市中心下手。

等拐过不知道几个小巷后看着追兵停下了脚步,你知道,你赌赢了。

直到这时,你才得空去检查中也的伤势。

“中也?”

“中也?”

“中也?”

你蹲在滑坐在墙角的中原中也旁边,不安的一声声唤着。

从高楼大厦中挤进来的日光星星点点的洒在他的眉眼上,柔和的暖意也没法缓解面色的苍白。

背后车鸣声一辆辆的穿过,匆忙的行人根本不会注意隐藏的黑暗中的血迹。

压在心口的愧疚倏地爆发出来,你感到鼻子有点发酸,泪水也在眼眶中打转。

“没事,死不了。”

许是看见你这样,原本有些烦躁的语气最后变得温和起来,沉默了一会儿,他伸手揽过你,揉着你的头发缓声一句一句的安慰你。

“这种伤已经受过不知道多少遍了。”

“还是说,你不信任我?”

“别担心。”

你很少听见中也这么柔声说话。

若游若离的气息萦绕在你头顶。

你靠在他胸口,一起一伏的胸口和微弱的呼吸声告诉你他现在的状况并没有那么好。

“中也...我抱你回去吧?”

你忽然想起自己起初无厘头的想法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放在你头顶的手明显一滞。

“啊...?你说什么傻话呢。”

你这种想法当然被中原中也拒绝了。

可是你不死心。

起身撸起袖子准备实施。

只是你最后都没有成功。

森鸥外大概早早预料到了这种局面,在你挣扎的时候,援兵到了。

你似乎明白了派来中原中也的原因,他可能不擅长耐下心来谈判,但遇到危险总有足够的实力脱身,他身居高位,也足够看出诚意。

长舒了一口气后你跪坐在地上,这是你进入港黑在刀尖上行走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组织给的安全感。

大约是几周后,你看着伤已经完全痊愈的中原中也,内心里再次萌生了这种想法。

“中也,可不可以让我公主抱一下你?”

你双手合十,歪头真诚的看着眼前刚回家将衣服挂在架子上的恋人。

“...”他似乎想说什么拒绝你,可见你真诚的模样最终还是哽住了喉挠挠头答应了你这个荒唐的想法。“仅此一次啊。”

你急忙点头应下,一次也好啊。

“啊...中也好轻啊...”

轻而易举抱起他的你发出这样的感叹。

橙色的发丝撩的你颈间有些发痒,而这种痒好像蔓延到了心尖。

“我说,抱够了没?”

突然响起的声音唤回了你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魂。

你急忙放下他,心满意足的你有些没心没肺的笑着说:“以后中也受伤我也能把中也抱回家了。”

闻言后他一愣,看着你微微蹙起了眉。

语毕瞧见他这样的你也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慌忙解释道:“没,我不是盼着中也受伤啊...”

中也受伤我也很心疼的...

看着伤刚好的人你这样想着。

不想再见他流血。

不想再见他受伤。

两厢无言了一会儿,中也伸手轻轻弹了下你的额头,他舒开眉心,有些无奈的轻笑了一声。

“你呀...”

别受伤就行了。

——————————————
谢谢你看到这儿!
如果有什么给您造成不适的非常抱歉!qaq
这儿梣槿 可随意勾搭

 
评论(23)
热度(58)
© 梣槿|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