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薛]透明看护(一)

*今生作家晓x妖怪薛
*薛洋是猫妖
*原著属于作者,ooc属于我:)
*歌词题目均取自灰白的歌曲 透明看护
*已获得授权
*文内前世今生两条线并行 负数 前世 正数 今生
*不是很懂古代人说话方式若有不对的地方请谅解 谢谢


「喜欢你自然
每分每秒
透明的我却很喜欢。」

负一
「纠结的眉弯,是否代表你微醺后表达的情感。」

“道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阿箐循声抬起头,看向一边拿着木枝拨弄着火堆的晓星尘小心的开口道:“可能会有些失礼。”火光跃入她的眼眸中,给原本空洞无神的双眼带来了些生气。
“无妨,问吧。”
闻言后晓星尘微微颔首道,算是应许了。
只是得到了应许的阿箐却突然哑了声,她蜷起身子,注视着面前噼啪作响的火堆,终是一字也未能问出。

这个问题实在是...

“...怎么了?”突如其来的沉默让他察觉到了阿箐的些许不对,晓星尘停下手中动作,出声询问。
许久,阿箐低声开口。
“道长你的眼睛...”
鼓足勇气本想一次性说完的问题还是卡在了半截喉里,因为她看见晓星尘拿木枝拨弄的手明显的一滞,尽管明白她本不该看到这些,可她还是停下了询问。

火依然燃的很旺。
前段火舌像一只凶狠的野兽吞噬着枝桠,烧焦了的树皮坠入火中瞬间消失殆尽。
半响都没人再开口,只听得窗外夜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寂静的夜似乎一下子沉了下来,剩下中央的那一点光明仍在欢快的跳跃着,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着新的闯入者。

“这种问题你也乱问,惹得你家道长不高兴了吧。”
本已睡下的薛洋此时突然出声打破了沉寂,嗤笑着插了这么一句。
“才没有!”阿箐条件反射的呛了回去,小声嘟囔着:“你不是已经睡下了吗。”
“还不是让你乱醒了。”
薛洋偏偏头,不满的应了一声,长发扫过草垛引起了窸窸窣窣的响声。
其实阿箐还没开口问的时候他就醒了,薛洋人警惕惯了,睡觉一直处于浅眠状态,微微的风吹草动都能惊醒他。
更何况是这个问题。
薛洋半倚在草垛上,垂下眼眸看向月光下的晓星尘。
他还是那样,皎洁的月光顺着发泄下,前方的火光影影绰绰印在他脸庞,清冷的气息这才有些温和。
他会怎么回答呢...
薛洋心里忍不住想。
阿箐没再搭他话,沉默再度笼罩在三个人周身。
“这是我...”晓星尘抿唇,半响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一个仇人。”
简洁的四个字便交代了一切。
阿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缩在往常的地方准备睡了。
“道长也早些休息吧。”
“好。好梦”晓星尘浅笑着应了。

薛洋目光有些愣怔,他明显的看到方才晓星尘微微蹙起的眉,尽管只有一瞬,可就像是放大了一百倍一般,他看的很清楚。
“啧。”
薛洋翻了个身,心下顿时莫名烦躁一片,将将安下,丢下一句早休息便阖上眼眸。
紧握的拳头隐没在身侧。
听到声响的晓星尘抬头看向薛洋的位置,勾唇笑笑:“好梦。”

气氛平静的不像话。

正一
「从来不是勇敢,却像体贴的保管」

薛洋醒来的时候,天空还泛着鱼肚白。
楼下早餐摊传来打蛋的声音,清晨相遇的人们相互寒暄着,上班族发动了汽车。

慵懒的晃了晃尾巴,薛洋爬起来抖抖身上的毛便跃到一边的架子上,身边电子表发出轻响,表面上的数字一下一下跳动着,随着红光微微的闪烁。
还有十分钟。
薛洋看了一眼表上的数字,蜷起了身子。
这个表从早七点到晚九点准时报时,声音说大也称不上扰民,说小也足以把你从睡梦中粗暴的揪出来。
但它总归有制止的方法。
约摸时间快到了,薛洋抬起头,报时的声音刚响起,他啪的一声按死了上面的按键,报时声也戛然而止。
房间里恢复了寂静。

平日里的他本没有这些习惯,这么一个省心的闹钟让它继续工作就够了。
——尽管它双休日和午睡时是多么煞风景。
哦,还包括晚睡的时候。

做完这些的薛洋跳下架子蹑手蹑脚的走向了一边的卧室。
推开半掩的门,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仰头看看侧身躺在床上的人。
果然还在睡。

稿子散落在桌角,白色的纸张上写写画画的填满了文字,秀气的笔画伏在上面,虽然凌乱却不让人心烦。
这是晓星尘的手写稿,虽然时代科技已经比较发达,但他还是习惯用比较简朴的方法书写着他的故事。
年关将近,每当这时晓星尘都会熬几次夜赶完稿子,余下足够的时间来处理家中的事情。
昨晚便是,晓星尘下两点才改好了稿子上床睡觉。
——所以薛洋才会早上起来关掉了闹人的报时。

扶正桌边摇摇欲坠的稿子,薛洋卧在一边的转椅上打量着这个他的主人。
发丝听话的垂在一旁,稍长一点的掠过眼角,睫毛微微翁动着,半截手臂露出被褥搭在身侧,胸脯随着呼吸轻轻的一起一伏,他睡的很沉。
沉到以至于家猫拿鼻尖去蹭他脖颈上那条浅浅的细痕时也只是皱了皱眉便继续睡了。
也许是习惯了,薛洋很喜欢用鼻尖去蹭它。

洁白的脖颈上一条淡粉色的痕迹划过,就像是什么伤后的一道疤。可是具体是怎么来的连晓星尘本人都说不清,大概是自小带的。
晃晃尾巴,薛洋还是决定蜷缩在晓星尘身边,等他醒来。

模模糊糊之间,薛洋垂着头睡了过去。
自他有意识以来便一直待在晓星尘身边,算来也是有几个年头了。但他自己也明白的很,他不是普通的猫,甚至算是猫妖一类的物种,对,广泛意义上那种会说话,会变成人,只是本体是个猫而已。
其实想要离开对于薛洋而言也是易如反掌,但他没有,就只是想继续待在这个人的身边而已。
可是如果硬要说原因的话,大概是因为晓星尘某些动作让他感到安生。
比如现在——

刚刚醒来的晓星尘看见窝在身边的小猫,心下仿佛被戳到什么柔软的地方,勾勾唇角伸手伏上小家伙脑袋轻抚着毛,柔声说道:

“早安。”

察觉到的薛洋抖抖耳朵,抬起头看见人早起尚有朦胧的眼眸,伸出舌尖舔舔手心算是当作回应。

早安。

——TBC——

于是尝试写了写晓薛。

不嫌弃就好。

这儿阿辰可随意勾搭哇。

特别想要能一起开脑洞的小伙伴!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儿。鞠躬。

 
评论(1)
热度(18)
© 梣槿|Powered by LOFTER